一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最新章节 » 第七百一十四章 邯郸变

第七百一十四章 邯郸变

    彭城的城墙宽阔而又厚实。

    范增站在其上,望着北面,时刻担忧下一刻,曾经让世人颤栗的那面旗帜便会出现在眼前。

    从薛地的消息传来,范增便着手开始布防。

    至此时,一应的紧急调配都已经完成。可范增心中的忧虑,却一点也没有减少。

    彭城是中原水陆重镇,四通八达。

    可便利的交通条件,也意味着四周无险可守。再坚实的城防,在对方大军团的攻击下,也是形同虚设。

    诸侯会盟失败,中原流言四起。

    范增唯一能肯定的是,虎贲军是此时楚军面对的敌人。

    万余铁骑!

    这股力量,如今关东任何一个诸侯都无法企及。尤其是在中原,骑兵纵横,无所妨碍。

    “王上好些了么?”

    宫殿之中内侍进入了范增的视野,楚王的安危是如今范增唯一愿意在此时挪开目光的。

    “寡人没事!”

    范增转过了身,正见芈心站在不远处。她骑着快马,日夜颠簸,身子如今相当虚弱。

    范增本以为芈心从下颠沛流离,身体不好,此时需要休养。可如今看到屹立在风中的芈心,仿佛有着一口不曾熄灭的火焰,在她体内燃烧着。

    “王上,城墙上风寒,有什么事情还是去宫中商量吧!”

    “寡人没事!”

    芈心披着披风,看着彭城之外的军防要塞,问了个问题。

    “若是赵爽来了,我们挡得住么?”

    范增语滞,良久,道了一声。

    “此时彭城之中有守军五万。城中粮草,也足以支撑十月。”

    “不能这样下去!”

    芈心年轻,可眼神仿佛是历经沧桑的老人。

    “王上的意思是?”

    “田儋身死,齐国之中一众田氏必定争相夺得王位。最好的情况,有一位强者能压服众人,登上王位,稳定齐国。而最坏的情况,无疑是诸田相争不下,齐国内乱,各自为政。短世间内,齐国那边怕是无法指望了。”

    芈心深吸了一口气,一口寒风灌入,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王上!”

    范增想要上前察看,却被芈心阻止了。

    “寡人没事。”

    “王上,还是先回宫中吧!您身子虚,这里太过寒凉了。”

    “冷一点也好,寡人能够更加清醒些。”

    芈心悠悠一笑,可这明朗的笑容在此时此地,却显得有些凄凉。

    “赵爽屠两王,戮杀魏楚齐三国百名大将,天下震怖。如今之计,与其被动防守,被赵爽各个击破,不如合成一股,全力一击,方有生机。”

    “臣明白了!”范增拱手一礼,“臣这就以大王的名义,召集各路诸侯。”

    芈心望着远方的寒风,双手握紧了,似乎都快掐出血了。

    “赵爽!”

    ……

    昆阳。

    庭院青翠,田言坐在廊下,喝着茶。眼前,朱家忍不住走动着,面上的脸谱变换,一会儿红,一会儿蓝。

    “侠魁,现在这形势,人心惶惶,我听说不少人都准备投赵爽了。”

    张楚事败,诸侯会盟。

    众人本以为会盟之后,关东之地的形势会变得稳定。可没有想到,这会盟之时,三国十数万大军连同三国高层,都被赵爽端了。

    如今关东之地,占据一城一县的小诸侯多的是。他们多是反秦起家,如非万不得已,不会投秦。

    可在帝国的威势之下,他们也得多想想自己的身家性命。

    田言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是危机,也是良机。”

    “侠魁的意思是?”

    “赵爽示之以弱,所以只调集了万余骑在荥阳,让诸侯们放松警惕。奇军突击,固有奇效。可如今再要调集大军,已经晚了一步。这也就给了我们时间。只要山东尚有豪杰在,那就应该明白一个道理。”

    田言说着,不远处脚步声响起,渐渐临近。

    梅三娘带着一份从楚国来的信书走了进来,交到了田言手上。

    田言没有看,便将之交到了朱家手中。

    “如今魏楚两国都已经陷入了绝境,困兽之斗,只有决死一击,方有生机。”

    朱家打开了信书,有些惊异。

    “侠魁,这是楚王召侠魁去彭城的盟书!”

    田言的脸上流露出了一股笑容。

    “我们的机会到了!”

    ……

    邯郸。

    王宫之中,一片狼藉。

    赵王武臣看着涌入宫殿之中的兵马,大惊失色。待看清楚他们的首领,却是大怒。

    “李良,寡人待你不薄,为何要谋逆?”

    李良看着武臣,脸上尽是不屑,高高拱了拱手。

    “奉丞相之命,诛杀叛贼武臣。”

    “你居然投了秦国!”

    武臣挥了挥手,带着一股不可思议的表情。此时武臣冷静了下来,忽然想起来了。

    “不可能,寡人王宫中的禁卫有三万,你怎么可能不声不响除去他们?”

    武臣根本不相信,这些禁军的将校会全部投敌,也不相信李良可以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将他们全部诛杀。

    武臣的耳边,忽然想起了冷漠的声音。

    “邯郸早已经被流沙渗透,又有什么不可能?”

    卫庄手持鲨齿,一步一步从宫殿之外走了进来。

    “卫庄?”

    卫庄没有理会武臣,在他心中,此时有着更加需要在意的对象。

    “张耳、陈余呢?”

    “我派人查找了,都不在府中。我审问了他们府上的门客,据说自薛地那边的战报传来的时候,他们两人便暗中离开了邯郸。”

    “还真是警觉啊!”

    卫庄微微呢喃,挥了挥手。

    “尽快解决好这里的事情。”

    说完,卫庄对这里已经失去了兴趣,转身而去。

    ……

    “丞相,邯郸已下!”

    “知道了!”

    一河之隔,从北面传来的消息,很快便到了赵爽手中。

    万骑护卫,马车之中,赵爽看着情报,随手放在了一边。

    芈涟此时便坐在赵爽的对面,低着头,红着脸,不发一言。

    当然,赵爽也不曾发一言。

    晓梦坐在赵爽身侧,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将两人隔绝了开来。

    场面十分尴尬。

    “君上,我先去看看午膳之事。”

    车队停了下来,芈涟行了一礼,走出了车厢。

    “早该走了!”

    晓梦看着芈涟的背影,不满的嘟哝了一声。接着,她看着赵爽,嘴角微翘。

    “行啊,赵大宝,这朵丢了十几年的野花都能找回来。”

    “理论上说,她是家花,你才是野花。”

    “好啊,那我就野给你看。”

    “这是车上……我们这样是不是有违你宗门的教导……别扒我裤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