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读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真不是大魔王最新章节 » 第822章 扼住的命门

第822章 扼住的命门

    蔺岳会不会因此被巫族惩罚,终身落寞而终?

    不会。

    虽然这一战他的责任重大,必然会被巫族问责,并且有李云逸的要求,他很可能在这次巫族出世的历史大变局中再也不会出现在外,但是,在巫族内部,他还是说一不二的存在,威势尚存。

    可是。

    这只是现在而已。

    未来呢?

    如今巫族人人知晓,现在他们正处在一个特殊的时期,相当于正在经历巫族数万年来不曾有的大变局。

    出世!

    重回中神州!

    这是一件大事,对巫族每个人来说都是如此。

    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同样,也蕴藏着极大的机缘!甚至,让蔺岳这个身份地位的人,都无法忽视,必要争取的机缘!

    巫族出世,变更无数,必然会有不少人因此崛起。

    这就是他们力图争取的机会。

    而现在,第一次机会,被蔺岳抓住了。

    如果这一战顺利的话,他必然会在巫族总指挥的位子上坐的更加牢固,做到真正的力压其他长老的程度,在巫族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从此,他不再是蔺宥之下众顶尖权臣之一,而是……唯一!

    再加上,连蔺宥也是他一己之力“培养”出来的,他未来的盛威甚至会在某种程度上超过蔺宥,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

    这,就是在外征战的好处。

    可以最大程度的积累自己的声望,为未来奠基更厚实的根基。

    可是现在。

    蔺岳的梦……

    要碎了!

    因为他的失败,更因为李云逸的这番话,这份“弹劾”的要求,直接摧毁了他对未来的一切期盼!

    哪怕他日后还能在巫族内部耀武扬威,但总有一天,巫族内部会有人,用自己在外征战的辉煌战绩,将他超越!

    这不是揣测,而是几乎可以看得见的现实!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历史上不早有无数例子证明这一点了么?

    甚至。

    蔺岳这一战重大失误,百万大军一夜惨死的巨大损失,会成为后来者旗开得胜最佳的对比对象!

    他会成为垫脚石,被其他人日夜讨论,被后来者直接钉在耻辱柱上!

    更重要的是,因为南蛮巫神的缘故,巫族未来若是真的可以崛起,重新站在中神州的大地上,其中必然有李云逸的参与。

    而他今天的这“弹劾”,亦是相当于在给后来者铺路,必然会被后来者感恩戴德不已,盛名惊人!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到时候,他在哪里?

    是已经憋屈半生,在各种议论对比下苟延残喘,还是已经被彻底抛弃,郁郁一生?

    一想到自己这样的结局,蔺岳忍不住心头一震,骇然望向李云逸,无尽悲凉袭上心头。

    面前这个年轻人族,竟然直接掌控了自己的未来?

    这让他无法接受。

    可关键是,他如何反抗?

    蔺岳抬起头的时候,同样看到了付兰王显五人眼底闪烁的精芒,面无表情,一脸静默,同样,也没有了一开始的敬畏,甚至都没有看向他,仿佛刚才李云逸所列举的那些罪责,还存留在他们心头,无法释怀。

    输了!

    这一刻蔺岳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于情于理,他都遭到了李云逸的无情碾压!

    太圣能想到的,他也能想得到,并且想得更深。因为太圣只是一个旁观者,而现在李云逸决定的,可是他的命运走向。

    尤其是……

    “你可以走了。”

    “请赎本王要事在身,无法远送!”

    李云逸冰冷的话音传出,让蔺岳的身体忍不住又是一震。

    这是逐客令!

    李云逸,是铁了心的要“弄死”他!

    轰!

    一股压抑不住的怒火疯狂涌上心头,让蔺岳身体剧烈颤抖,竟隐隐有失控的迹象。

    喝之既来,呼之即去。

    身为巫族拥有顶尖权势的他,何曾像现在这般,像一条狗一样被训斥过?

    合着你让我来,就是来当众戏耍我的?!

    如果是其他人,其他场景,面对如此挑衅,蔺岳早就爆发了。

    可是现在。

    面对李云逸的逐客令,他身体从极速震动渐渐平静,低着头,阴沉厚重的气机充斥内外,最终还是没有爆发。

    但。

    也没有挪动脚步。

    走?

    他走的了么?

    或者说,他能这般离开么?

    回到巫族,被李云逸一纸弹劾释去总指挥的名号,从此之后,巫族出世乃至入主中神州的大变局再也和他无关,后半生眼睁睁看着,一个个分明之前不如自己,被自己曾经压迫过的后来者,超越自己?

    不!

    这不是他想要的未来!

    更无法接受这样的“憋屈”!

    逆转。

    此时此刻,蔺岳绞尽脑汁,思索如何才能将眼前的局势逆转,无数可行的方法从脑海中掠过,突然,他的脸色猛地一白。

    因为总览这些方法,他发现,总有一点是自己无法绕过去的,或者说,一个人。

    李云逸!

    先前的大战失利,忽视对方的警告……自己所做的一切,已经相当于把自己的命门直接塞入了李云逸的手上!

    李云逸,已经看看扼住了他的命门!

    绕不开。

    躲不了!

    在这些既定的事实下,只要李云逸一纸弹劾的书信发出,巫族内部定然会有决议,并且也肯定是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那种。

    所以,摆在他面前的似乎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了。

    一条是……

    杀了他!

    杀了李云逸,自然就没有那封弹劾的书信了。

    可李云逸乃是巫神门徒,若是因为这一己私利将其斩杀,那自己……

    不!

    最大的可能是,李云逸身为南蛮巫神传人,定有至宝傍身,自己可能还没来得及斩杀李云逸,就被南蛮巫神给灭了!

    洞天之下皆蝼蚁,唯独看重自己的武道和传承。

    即便自己在巫族风生水起,呼风唤雨,又岂能被南蛮巫神看在眼里?

    这一方法明显不行。

    那么,就只剩下第二个了……

    一念至此,蔺岳的眼底突然暴起无数挣扎,似乎内心斗争无数,连身体都再次剧烈摇晃起来。

    而就在这时,李云逸的话音早已落定,四处无声,万籁俱寂,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蔺岳身上,自然也看到了这古怪的一幕。

    正好奇之时。

    “怎么?蔺族长还是不舍的?”

    “莫不还想要强行带走付兰王显,剖析查找出他们身上的秘密?”

    强行带走?

    探查秘密?

    此言一出,一旁付兰王显立刻眼瞳一凝,想到刚才蔺岳一出现就果断出手,要将自己两人擒拿的模样。

    他们本以为,这只是蔺岳听闻自己两人对李云逸的示忠而愤怒罢了,直到现在,才终于明白后者究竟是为了什么。

    什么巫族荣耀?

    狗屁!

    倘若我们还是识海破碎,甚至本源湮灭的废人,你还会如此迫不及待地把我们带走么?

    只是为了私利而已!

    蔺岳闻言身体猛地一震,虽然没有抬头,可通过他这一瞬间的反应,付兰王显似乎已经确定了自己心里的猜想,望向他的眼神更加冰冷了,至于往日的敬畏……早已彻底散尽。

    不止他们。

    一旁太惠三人也是眼瞳一凝,被李云逸这惊人的揭露震惊之时,心头更忍不住浮起一阵冰凉。

    蔺岳想要带走他们,不是因为他们的立场,甚至只是为了付兰王显两人作掩护。

    他们在蔺岳心中……究竟算什么?

    若是把蔺岳和李云逸对比……当然,李云逸也没有给他们很多好处。李云逸选择了付兰王显,却没有选择他们,他们当然也心有失望。

    但。

    起码在李云逸这边,他们是能想到原因的,无非是他们并没有和付兰王显一样,在第一时间表达自己的忠诚。

    事实上,他们本就对李云逸谈不上忠诚。甚至,在今天蔺岳来到之时都是如此。

    直到现在。

    李云逸冷冷嘲讽蔺岳,点破他的心思,后者却没有反驳,这一幕彻底摧毁了他们对蔺岳的希望。

    “相对于他……似乎王爷才是更坦荡的那个?”

    姚贺黄化太惠三人六目相对,没有说话,但眼神的交流,已经足以证明他们内心想法的改变。

    呼。

    一片寂静,人人各有心思,李云逸话音落定,此间天地再次陷入静默。

    赖着不走?

    以为这样我就治不了你了?

    李云逸看着垂头沉默的蔺岳,眼底精芒一闪,当即就要召邹辉上前,书写信件,当着蔺岳的面,把弹劾的信送出去。

    可就在这时,突然,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你……”

    “你究竟想让老夫怎么做,才能放过老夫?”

    低垂的头颅下,突然传来蔺岳颤抖而充满压抑的话音,一开始的时候还很低沉,似乎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挣扎,众人几乎听不到。

    但。

    他们最终还是听见了。

    放过?

    蔺岳这是在……求李云逸放过?

    他……

    怂了?!

    面对李云逸锋锐凌冽的言辞,和弹劾的威胁,他竟然选择了屈服?!

    哗!

    一时间,众人大惊。不过,风无尘等人惊讶之后很快恢复平静,只是冷冷笑着看着蔺岳,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似乎在他们看来,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哪怕。

    蔺岳是巫族长老,位高权重,更是圣境三重天巅峰道君。

    但。

    这又有什么?

    这样的存在,栽在李云逸手上的,他不是第一个,同样,在未来的日子里,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武道修为,身份地位?

    在李云逸面前,这都不是事!

    该怂的,总会怂的!

    可是,对于付兰王显等人来说,甚至太圣,当他们听到蔺岳压抑的“请求”,颤抖的语气,心头却登时掀起了滔天巨浪!

    这。

    还是他们认识熟知的那个蔺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