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读小说 » 武侠仙侠 » 仗剑武林行最新章节 » 第一百四十章 两军袭营,秦昭之死

第一百四十章 两军袭营,秦昭之死

    两位宗师在圣火台上大打出手,兵器碰撞间所发出的声音,更是惊天动地,在山谷之中回荡如同闷雷滚滚。

    山谷外,不少战马也被这声响,惊得躁动不安。

    其他人都惊于此等宗师全力交手的场面,可大军之中,也有发现异样的。

    秦昭皱眉道:“这战马都惊慌不已,为何圣火教的鸟兽确毫无动静?”

    “秦王使莫要这般多疑,想是前几日大战,已经被惊走了?”旁边说话的,却是卢钟英的弟子,之前险些被花无憾、李猛杀死的欧阳兆宇。

    秦昭冷哼一声,没有言语,到是霍柏桀桀怪笑道:“欧阳公子可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忘了前几日险些丧命此地了?”

    欧阳兆宇被霍柏噎的面红耳赤,可又无法反驳。真要动手,也得打的过才是,但是霍柏身边那个傀儡他就不是对手,更别说还有秦昭在了。

    可当着这么多人被羞辱,欧阳兆宇也不会善罢甘休,虽是隐忍下来,可也放下狠话道:“他日羞辱,兆宇铭记在心,今日定要雪耻前仇。”说罢,带了一支小队自半山腰而下,奔着圣火教大殿袭杀而去。

    一直没言语的卓九,紧随其后,提剑跟上,看是担心自家师兄的安危。

    魏文呵呵笑道:“卢峰主家的这个娃娃真是柄好枪,想怎么用,怎么用。关键还是不长记性的主,哈哈哈,有意思。”

    “家主,那咱们?”身边仆从小心询问道。

    “无妨,跟去看看!”说罢,二人也跟了上去。

    秦昭则没有妄动,开始命人先四散搜寻,以免被人设了埋伏。

    而在此时,天山入口的大门处,厮铎都带着一众手下也在远远观望。

    摩多科道:“将军,秦昭那边看来也没什么异样,如今这天山教众,应是藏身大殿之内,带我等将红衣大炮取来,一举灭了这天山圣火教。”

    厮铎都对摩多科还是很尊敬的,连忙点头道:“大师说的极是,下令火营将士,为我炸平天山大殿。”

    说话间,身边传令官开始行事,一众人吐蕃士兵开始忙活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吐蕃斥候匆匆赶来,一身的血迹不知道受伤多少,来到近前早已是再无续力,一头栽倒。

    身边又士兵急忙搀扶,这才稳住。

    厮铎都顿时感到不妙,身边的将官呵斥道:“何事如此匆忙?真是丢人现眼。”

    那人喘着粗气道:“回禀将军,大事不好啊,我军大营被偷袭了!”

    “什么?偷袭?是天山的贼人还是那回鹘的余党,能有实力偷袭我大营?”厮铎都可也不是毫无准备的,大营之中也留了不少守军,尤其北方还设了防线,驻守两万骑兵,防止回鹘趁火打劫。

    对方也就几千游勇,这两万骑兵防御起来也是绰绰有余。

    至于天山圣火教,即便他们未清理干净那些隧道,可以不能有兵力来劫营啊,大营里也有一万多士兵守备辎重粮草。

    “回禀将军,是党项那边杀来三万铁骑兵!”

    “什么,居然是李继迁的人马!”这一下厮铎都可就不得不慎重考虑了。只是让他奇怪的是,这李继迁明明在疆界与宋军对峙,怎么可能突然调三万骑兵来偷袭他的大营。

    没等他有什么决断,就见大营的位置这会儿已经是浓烟滚滚,看来是已经失守。

    厮铎都不敢耽搁,下令,身边身后将领带两位骑兵速速回去营救,又调出也一万人在路上设防,阻挡党项偷袭他们后方。

    他倒是没有急着撤走,毕竟自己十万大军,对方也不过三万,真打起来,他也不惧。

    况且天山马上就要被他拿下,又怎肯轻易放手。

    就在厮铎都刚刚放下些心的同时,又有斥候来报。

    “将军,大事不好了,东边有一伙宋军杀了过来。”

    “宋军?情报属实?来敌多少?”

    这一下,厮铎都可就坐不住了,宋军可不同党项,能与之匹敌的也就大辽一国而已。

    吐蕃这几年可都是交善大宋的,不知这宋军为何掺和此事,莫不是要与他们吐蕃为敌。

    “宋军尚远,看情况应有三万骑兵。”

    厮铎都也坐不住了,下令道:“事关重大,命人传令打探宋军虚实,其余人马速速退出天山,我们再做打算。”

    谁知这边令旗挥舞,刚要撤走,山腰上又有变动。

    就在秦昭命人搜索山上之时,一大股天山教众从半山腰杀出,一个个满眼通红,就像来自地狱的追命使者。

    还好秦昭手下都是昆仑的高手,这才没有被一网打尽。

    吐蕃与昆仑双方本就在撤退,突遭变故也是受了不小损失。可两方派出的都是久经沙场的精英,还真不至于因为这点变故就有什么大破绽。

    很快在将领的号令下,已经开始重整旗鼓。饶是天山教众杀意滔天,也难在这等人数劣势下占优。

    冲杀在前的李攀、贺吕、炎焱也都是明显感觉到了阻力。

    秦昭被这伙人激出了真火,随手杀了身边的教众,直奔这为首三人杀去。

    三人虽知不是对手,可也不虚,三人联手力抗秦昭。

    那炎焱单论武功,更在贺吕,李攀之上,手中一条大棍,舞的虎虎生风。

    而且这人出手时机极佳,总是能在贺吕、李攀招式用尽之时,及时弥补空缺。

    想不到这天山的几个少年,都是各怀绝技,让秦昭也吃了不小的惊。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还足矣保命。

    就在秦昭想要开口讥讽几句的时候,忽觉身后不妥,连忙闪身。就看一个黑影杀出,擦着他的身体掠了过去。而衣服上破出的大洞,足矣证明之前的凶险。

    斜刺里杀出偷袭的,正是花无憾!

    可这还未完,秦昭都还没放下心来,就感到后心一凉。等他再扭头,只看到了烈鳌溢血的嘴角,裂出的一丝笑意。

    若是鼎盛时期,秦昭或许还能提前防备,可他早在刺杀古来稀的时候,就已经受伤。后来又被王猿击败,身体早就大不如前。

    想不到今日,直接被四个小辈,和一个重伤的烈鳌算计至死,真是悔不当初一时意气用事,答应了厮铎都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