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读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回2003最新章节 » 【007】给珂珂买了没给我买

【007】给珂珂买了没给我买

    “啊?”

    房长安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让上大学”这种事情跟沈诚立、舒眉联系起来,也太违和了,难道又要让她出国留学?

    可就算出国留学,也不如等到在北大读完本科之后再去更好啊!难有不让读大学的道理?

    “嗯~”

    小姑娘听出了他的难以置信,拖着小奶音又重重强调一遍,“是真的!”

    “你先别着急,慢慢说。”

    “是这样的,我们不是刚刚聊完嘛?”

    沈墨有点苦恼,但并没有很急迫和慌张,以沈诚立与舒眉的一贯风格,应该也是以商量、说服为主,很少真正强逼她做什么。

    “我们说完之后,我爸爸妈妈就跟我谈话,说让我先报考,等录取结果下来,开学的时候,去帮我半休学……”

    “休学?”

    “嗯,休学一年,等明年开学的时候再去读大学。”

    “为什么?”

    房长安难以自制地心里一沉,因为一般这种情况,都是身体有病之类的情况,但怎么看沈墨也不像是有什么病症的样子啊!

    “他们说我年纪太小了,要我休学一年,多走走,多看看,多想想,然后再去读书,不然只知道读书,要读傻了……”

    “呃……”

    如果沈诚立和舒眉能听见闺女的话,大概要气得瞪她好几眼,说绝对不是原话,不过其实意思却差不多。

    沈墨三岁多就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沈葆国夫妻俩平日也忙,因此早早把她送进幼儿园,后来一路读书,平均都要比同学们小两岁,原本是打算在某个时候留级的,结果小姑娘一路都是成绩位列前茅,高考凭借自己能力进入清北,哪怕放眼全国,也是极优秀的一批人了。

    大多数人进入大学的时候,都是十八九岁,她今年按周岁,还没满十七!

    当然,这并非是沈诚立与舒眉想要让她休学一年的主要缘故,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夫妻两人对当前国内学校环境的不满或者说不放心。

    站在宏观角度,以国情来说,确立当今国内教育体系的时候,这是最适合中国的,尤其是高考,多年的发展结果同样说明了这一点,恢复高考以来,一所所学校共同为国家提供了大量的优质工人。

    这也是进入世贸体系之后中国能够接收全球产业链的重要因素。

    然而另一个事实上,国内的精英,不论是从商、从政的人,他们的子女都被送到了国外,许多都是从小就送到了国外。

    这里面有许多因为个体而不同的复杂缘故,但最最重要的事实是,西方国家进行的“精英教育”更符合他们的需求,当然受他们的青睐,因为所谓精英教育,就是把他们这些精英的孩子培养出“精英”——更通俗的说法,就是让他们后代继续当“人上人”!

    国内的教育体系更像是成批量的人才流水线,一年复一年的给国家提供一批又一批、源源不断的同标准的优质建设人才;而这些精英,他们知道这种人才流水线的优势,也明白劣势,并不想要自己的孩子被送到流水线上被塑造:

    这种流水线上自然会有优质“产品”,毕竟人口基数太大了,但绝大多数,会“泯然于众”——这是个相对的概念,对于多数国人来说,受教育就已经改变了命运,在往上走,而对他们来说,平等就意味着“降级”,这是他们绝不希望看到的。

    他们本身就是精英,自然希望自己的孩子依旧是精英,他们对孩子的规划与期待,就算回国,也是管理流水线的人,绝不是到流水线上去工作。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教育资源的私有化、资本化加剧,教育环境愈发恶化,这种情况下,稍微有能力的人,都会打破头的想把孩子往国外送。

    五年前,沈诚立与舒眉正式回到云龙的时候,就已经想过直接把她送到国外去,因为那时候太小,实在舍不得,也担心她自身分辨能力太差,到了国外受影响太深,因此打算等到高中。

    之后又因为沈墨反对,加上她来到市一中之后成绩步步攀升,让夫妻俩看到了她在国内教育体系里面“冒尖”的可能,才最终同意她继续在市一中读书。

    现在,沈墨用成绩证明了她的学习能力。

    夫妻俩又开始担心她被这种应试教育固化了思维,年纪又小,才想着让她休学一年,一方面把眼光和思想都从书本、题目里面解放出来,另一方面,也让她脱离校园,进行定制化的影响。

    说到底,虽然平日夫妻俩对女儿的教育是“不能自矜自傲”,但对她的未来规划,同样没有想过让她跟普通人那样去上班。

    她跟大多数的普通人还是不一样的。

    她以后可以继承家业,去管理企业,也可以按照她的兴趣爱好,选择一个领域深造,这都可以,但实话实话,如今的国内高校,在这两个方面,都教不了他。

    这不是说国内并没有这样的人,而是这些人的这些东西,有多少是学校教的?

    钻营取巧倒是可以学不少!

    一些事情现在沈墨未必能听懂,因此与她谈话的时候,舒眉说的很委婉:“你今年才十六岁,明年也才十七,估计到时候依旧是班里面年纪最小的人。”

    “这一年的时间里面,你可以想一下,以后到底要做什么,也可以做一些你很喜欢,但以前没有时间去做的事情,比如旅游、拍照、画画、弹琴,只要是你喜欢的,有益的事情,都可以。”

    “不用担心休学一年再去读大学跟不上,有很多休学的人,还有人进了大学就去当兵,两年之后退伍了才去读书呢。”

    “大学是一个很特殊的阶段,爸爸妈妈希望你能用更好的状态去迎接,只有想明白了你以后要做什么,你才能更清楚大学里面要做什么。”

    “当然,你也不用把大学看的太重要,退一步说,就算你进大学了,觉得没有必要,没有意思,那么退学好了,只要你能有更好的更有意义的事情做,爸爸妈妈会支持你的选择。”

    “前提是,你要想清楚,想明白。”

    沈墨怎么可能想得清楚、明白,在爸妈跟她谈话之前,她还在纠结到底是选北大还是清华,或者两个都不选,忽然被这一棒子打下来,直接就懵了。

    从有记忆开始,她生命里的任务就是上学、上学、上学,就算有假期,那之后也是开学,现在忽然要休学一年,而且可以自己安排,瞬间茫然无措,好似在大海里面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了。

    沈诚立和舒眉对这种情况早有预料,本来嘛,才刚高中毕业,哪能知道该做什么,太遥远也太沉重了,于是抛出了下一个建议:

    “如果你不知道怎么选,不知道往哪走,可以多看看,多想想,见得多了,想得多了,就知道了。”

    “房长安带你去过中介公司,去过工厂,填报完志愿之后,你不如去爸爸妈妈的公司看看,看看不同的人是怎么生活,怎么赚钱的。”

    其实一晚上的谈话,最后这句才是夫妻俩真正的意图,是准备让沈墨到刚成立的投资公司看看去,打算要她以后从事金融工作。

    如果沈墨真的不乐意,两人并不会强求,但总归可以尝试一下。

    沈诚立随后又与女儿说了几句话,都是比较浅白的内容,不过沈墨转述过来之后,房长安还是隐约察觉到了沈诚立的想法。

    坦白的说,他很佩服,因为事实证明,金融就是可见未来里国内最有“前景”的行业,不论白酒,还是房产,这国内两大最“热门”“耀眼”的“产业”,其产值飙升的同时,都是在不断金融化。

    他对当前的国内房产形势没有很深的了解,不知道是不是现在已经开始了这个过程,但毫无疑问,沈诚立察觉到了这种趋势。

    当然,也不止是一个沈诚立,因为从后世回过头来看,这一时期,国内精英们的孩子——尤其是官员的子女,许多都选择了金融。

    把视角和情感拉回到个人身上,房长安下意识地想要问怎么休学,不过没问,想了想道:“你现在怎么想?”

    “我不知道啊。”

    大概倾诉完了,沈墨的情绪平复了不少,不过还是有点茫然,“如果不上学的话,那我去干嘛呢?”

    直到这个时候,房长安才后知后觉意识到她的真正意图,一时间有种“小丑竟是我自己”的感觉,感情自己在这分析安慰半天都是白搭啊。

    他笑了笑道:“要不要过来跟我一块创业?”

    “不要!”

    小姑娘说着拒绝的话,但语气已经变了,一改刚刚的纠结苦恼,嫩嫩软软甜甜,“我还没成年呢,不能雇佣童工。”

    “童工是十六岁以下,再说可以是实习生嘛,不发工资的那种。”

    “你想得美,不发工资我才不呢。”

    沈墨的迷茫是真的,不过显然也已经从这种迷茫之中发现了“机会”,可以做喜欢做的事情,未必就全部都要听爸爸妈妈的嘛,至少可以谈。

    “那么请问沈墨小姐,你的期望工资是多少?”

    “嗯——”

    沈墨似乎在偷笑,然后努力绷住,也很认真的样子,过家家似的,“我看你们公司发展前景挺好的,勉勉强强一两万吧,我暂且屈就一下。”

    “没有问题,我现在给你安排一下职务,暂时就负责给我们房总端茶倒水,铺床叠被就可以了。”

    “我才不要呢。”

    小姑娘在那边不满地哼哼两声,“我才不做小丫鬟。”

    “瞎说,是让你当小丫鬟了?你是女主角,要八抬大轿娶回家的那种。”

    沈墨明显害羞了,不接话茬,顿了顿,才敛去了玩笑的语气,认真地问:“长安哥哥,你赞同我休学吗?”

    “嗯……”

    房长安其实真的看不准,一方面觉得沈墨早一点走出校园,可以赶上更好的时机,另一方面又觉得早一年晚一年对她的差别实在不大。

    就算在学校里面,她也并非只是学习,沈诚立与舒眉肯定会有安排,甚至即便是安安稳稳地在学校里面趴着,她走出学校之后,时间的“红利”也不会少吃,因为早有人安排的明明白白。

    “你爸妈考虑的东西肯定我们深刻、周全,反正你确实年龄比较小,如果你不反感的话,其实可以试一下。”

    “当然,如果你不想的话,我肯定支持你。”

    沈诚立和舒眉留出的这一年时间,应该是针对闺女做一定“课外”教育的,不可能真的任由她到处乱跑,划定了选择范围。

    房长安能做出的支持并不多,不过如果沈墨真的需要帮助,肯定会尽量去做。

    “嗯。”

    沈墨轻轻应了一声,嗓音轻轻的,甜甜的,“长安哥哥……”

    “嗯?”

    “你真好。”

    “那当然了。”

    房长安有点飘,但没飘太厉害,不忘补充限定条件,以免被误会成中央空调,“不过也得看对谁,我家墨墨这么可爱,不对她好对谁好?”

    “对珂珂好呀。”

    小姑娘依旧笑意甜甜,“你都给珂珂买手机了,还买了电脑,就没给我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