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界第一卧底最新章节 » 第八十六章 没别的本事,就展示一下茶艺吧

第八十六章 没别的本事,就展示一下茶艺吧

    搬迁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林云本以为他们多少要遇到点困难或者波折,比如有人阻碍他们离开,或者说在筹集食物和水的时候使绊子。

    结果,一切顺利。

    许多人都表示,就算是要沿着凛冬曾走过的路再走一遍,他们也愿意去走。

    谷雨说出的那番话,也在部落中流传着,许多年轻人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恨不得马上出发。

    倒是清明和谷雨安抚起他们来,让他们不要太激动,现在只是确定了要走,具体怎么走,从哪里出发,途径何处,终点在何方,到了终点又如何,现在还没有定下来。

    目前决定的,也就只有一点。

    那就是他们可以走了。

    整个部落都活了过来,看着那些年轻人兴奋的样子,老族长像是看到了一把薪柴,在疯狂地燃烧着自己,想要将火传向未来和远方。

    “多么美好的年轻人啊,可惜,希望的火种,总会在燃烧掉最后的薪柴之后熄灭,只留下再也点不燃的余灰。”

    族长在看着年轻人的时候,惊蛰也从暗处悄然走来,到族长身后的时候,才忽然开口道:“族长,你叫我。”

    老族长抖了一下,手攥紧了拐杖,才忍着没有打出去。

    深吸一口气,老族长才道:“我有没有和你说过,你要改改从别人背后搭话的习惯?”

    惊蛰挠挠头,憨笑道:“我忘了。”

    长相很阴沉的惊蛰,做出憨笑,也不会让人觉得他憨傻可爱,看着反倒有些恐怖。

    “罢了,我找你来,是有件事需要你去做。”

    “族长请说。”

    “我要你,帮我去杀一个人。”

    惊蛰眼睛一亮:“是那林云吗?”

    看到惊蛰都快流口水了,族长也不禁捂住了额头。

    这是个什么憨货,就知道吃。

    “林云先不急着动他,先把谷雨做了。”

    惊蛰大惊,满脸都写着疑惑。

    “为什么……”

    “她在将族人带向毁灭,我已经阻止不了她了。”

    这个理由倒是冠冕堂皇,惊蛰却还有些疑虑。

    好歹谷雨也是同族,大家一起捕猎,谷雨也是最好的队友,不仅如此,谷雨还能求来雨水,就因为这个理由要杀了她,是不是不太合适?

    “杀了谷雨,林云就是你的。”

    “我觉得杀了她很有必要!”

    老族长:“……”

    脸变得真快,不过我喜欢。

    “杀了她之后,将她的神牌带回来。”

    在惊蛰准备动身之时,老族长又用低沉的声音提醒了一句。

    “神牌?行。”

    惊蛰没有多想,很快就离开了老族长的住处。

    谷雨居住的地方,惊蛰自然是清楚的,所有神使居住的地方,从古至今,一直都有传统,即便神不在了,古老的传承依然影响到了现在。

    对惊蛰而言,潜伏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他破窗潜伏到了谷雨的屋子里,谷雨的房子很整洁,屋子里的布置也很简单,惊蛰也找不到好躲藏的地方,便瞄准了床底下,一头钻了进去。

    天渐渐阴沉了下去,那苍蓝之日沉到了西边,夜幕就要降临了。

    苍蓝神国的黑夜和外面的黑夜都没有什么区别,同样的是伸手不见五指。

    惊蛰就这么等啊等,等到他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谷雨怎么还没有回来?

    他是不知,谷雨被林云缠住了。

    也不能说缠住,林云只是使用了一些独特的技巧,让谷雨留下来了而已。

    林云可不想落单之后被袭击,于是,在回到房间之后,谷雨让他休息,林云便又清醒了过来,跟她说起了故事。

    谷雨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林云也就是把握住了这一点,让她欲罢不能。

    “我们的那个世界,叫做斗气大陆,在斗气大陆,没有神灵的传说,也没有炫目的法术,只有发展到了极致的斗气……”

    “斗气是什么?”

    谷雨的脸上写满了好奇。

    “是一种很厉害的东西,不仅可以以气化翼,还能以气化马,可惜我现在没有修为在身,不然我就给你演示一下了。不过,我可以给你说一个我们那个世界的一个传奇人物的故事,你或许就明白了。”

    谷雨看天色还早,也就欣然点了点头,一个故事嘛,这又能讲多久呢?

    然而,林云这一讲,就讲到了天黑,又从天黑讲到了天亮,谷雨也越听越精神。

    林云不禁在心里感叹,消炎药的故事对看书不多的小白来说杀伤力太强了。

    “天亮了,我们先去找另外两位神使吧!”

    林云其实也有点累了,自己看一晚上都觉得累,何况是自己讲了一晚上,现在他没有修为傍身,若非考虑到死亡威胁,他早就撑不住了。

    谷雨是神使,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听林云说要去找另外两位神使,暂时不说故事了,她也有些遗憾,但正事要紧。

    床底下,惊蛰全神贯注地等到了天亮,愣是没等到谷雨回来,他人傻了。

    谷雨居然夜不归宿!

    惊蛰想到林云,便从谷雨家里出来,去了林云住处附近,正好看到林云和谷雨一起出来。

    林云的神色看起来有些疲倦,还揉了揉腰。

    “谷雨居然和人有染!”

    惊蛰内心无比震撼,谷雨看起来那么端庄正直,没想到会做出这种事情!

    神使原本是侍奉神灵的,要求全心全意地投入,因此,神使都不得婚配。

    而之后的历史中,沿袭这个传统,也是因为神使不得世袭,只有遵守这个古制,才能确保神使的选择公平公正。

    不过,神使如果有需求,也可以想办法解决,不生子就可以了。

    但纯洁的神使是不会屈服于自己的需求的,惊蛰也一直觉得谷雨非常正直,没想到,林云才刚来没多久,她就做出了这种事!

    得去报告族长!

    惊蛰无声无息地走了,他的踪迹,没能瞒过林云的感知。

    再一次看到惊蛰,林云也是如芒在背。

    只是惊鸿一瞥,他也还是看到了,惊蛰那锐利的眼睛,有点黑眼圈了。

    想到惊蛰可能在他屋子外面蹲了一夜,林云也是后怕不已,还好他机智,将谷雨留下了。

    不行,必须要尽快解决惊蛰才行,常年被贼惦记怎么行,既然这样,只能先把贼弄死了!

    “谷雨姐姐,我想方便一下。”

    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林云已经将谷雨的称呼悄无声息地改成了谷雨姐姐,谷雨也不是没察觉,她第一次听到林云叫谷雨姐姐的时候,心跳的速度都慢了半拍,随后又砰砰砰,像是要撞出来似的。

    她有些心虚,只好当作无事发生,林云就这么顺杆子往上爬,干脆地叫她谷雨姐姐了。

    昨晚林云也喝了许多水,吃了一点这里的食物,想要方便也很合理。

    林云可是注意到了,这里并没有厕所,所以,他跑向惊蛰刚才潜伏的角落也是可以理解的。

    男人嘛,在外面尿尿也不算什么。

    谷雨本想说让他先回去,但眼看林云都跑去角落了,这么着急的样子,她也只是啐了一口,看林云文质彬彬,风流倜傥,没想到也会找个角落就嘘嘘。

    她也没眼看,便转过头,背对着林云那边。

    冷不丁却听到林云一声惨叫,谷雨顿时大惊,飞快地朝着林云跑过去,便看到林云一手捂着胸口,胸前的粗布麻衣被撕碎,他的胸口上也有几道很明显的抓痕,鲜血正汩汩地往外冒,将林云的手和衣服都染红了。

    谷雨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这血太香了,让她恨不得趴在林云的身上狂舔。

    但是她以莫大的毅力忍住了,一手撕下自己长裙上的布条,又拿出了那个玉牌,念道:“雨润!”

    干燥的布条立刻变得湿润起来,谷雨赶紧帮林云缠绕在伤口上,看鲜血不再渗出,才道:“怎么回事,是谁干的?”

    林云脸色沉重,似乎在思考什么,随后他却微微一笑,道:“我刚才没看清楚。”

    如果林云直接回答没看清楚,谷雨可能就不会多想了,但是林云思考的时候,可不像是没看清楚,他明明是在想要不要说!

    谷雨马上就有了猜疑的对象,她在附近仔细观察,又动了动鼻子,隐隐闻到了熟悉的气息。

    这是惊蛰的味道。

    惊蛰身上常年一股青草的味道,这味道也不太好闻,谷雨也因此比较嫌弃惊蛰,不知道他那么重的味道哪里来的。

    闻到这个气味,她瞬间确定了,刚才是惊蛰来过。

    随后,谷雨又在附近找到了一个小脚印。

    不是因为惊蛰脚小,而是他走路喜欢踮起脚,脚印就只有前面的一部分。

    现在几乎可以确认是惊蛰袭击了林云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谷雨心里有怒火升腾,她看向林云,带些怒意道:“你真的没看到吗?”

    她本以为林云应该是正直果敢的男人,没想到被惊蛰伤了,都不敢说真话。

    看她生气,对自己发火,林云就知道这波稳了。

    他也没有做出委屈状,只是道:“这个时候,如果横生枝节,对你不利,所以,这种小事,还是算了吧。”

    听到这句话,谷雨顿时心中一震。

    原来林云是在为她考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