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的武魂盖欧卡最新章节 » 第三十九章 风车村!

第三十九章 风车村!

    雷德福斯号,这是从新世界几进几出的红发海贼团的座驾,大海上除了三大海贼皇者以及海军本部的军舰之外,任何人看到那船上悬挂着的旗帜都要退让三分。

    但是就是这么强大的红发海贼团,却沦为了可悲的奴隶。

    哦,说奴隶可能有点太夸张了,但是俘虏这绝对没有说错!

    “我说头,你这从哪招来的仇敌啊,我都有些后悔上船了!”

    体型硕大的拉基·路苦哈哈的双手按着毛巾在擦拭甲板,这种活他什么时候做过!

    他扭过头看着一旁擦地板擦的十分认真的香克斯,不由的吐槽了一句。

    早知道会遇到这么可怕的对手,他为什么要上船啊!

    “好了,拉基·路,少说两句吧,香克斯他恐怕也不认识那两个人。”

    红发海贼团的智慧担当贝克曼有些忧伤的擦着栏杆,明明半天之前他们还是吃着火锅唱着歌的潇洒海贼,怎么突然就变成了人家的俘虏了呢。

    而且,变成俘虏就变成俘虏吧,怎么人家坐的是自己的船,吃的是自己的东西,喝的是自己的酒,自己反而没有任何的人权了呢!

    “拉基·路的意思恐怕是,明知道那两个人很强大,为什么香克斯还要去挑衅啊!”

    自称为世界第一狙击手的耶稣布吐槽了一句,虽然他们都被那恐怖异常的霸王色给震晕了过去,但是不代表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啊。

    醒过来之后看了看脸肿成猪头模样的香克斯,哪怕没有亲眼看到,也能想象到自己的船长肯定又逞强了!

    “好了,我的错,很抱歉!”

    香克斯倒是很光棍的道歉了,与嘴里碎碎念的拉基·路还有耶稣布不同,他虽然面带微笑,但是眼神中却满是凝重。

    那两个人,也太恐怖了!

    半天前,海鸣随意仿造的霸王色震晕了除却贝克曼以及香克斯之外的所有人。

    看到倒在地上的船员,哪怕知道自己肯定不是海鸣的对手,香克斯依旧拔出了自己的名剑·格里芬,他是一个霸者,不是一个遇到强敌只会退缩的懦夫。

    在对着海鸣释放出了名为“神避”的剑招之后,香克斯有幸见识到了他人生中最为恐怖的场景!

    漫天的海啸凝聚成了咆哮的海龙,所谓切开一切的神避,在那咆哮的海龙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以前香克斯有幸在罗杰海贼团见识过的飞天提督金狮子的飘飘果实能力,甚至他曾经直面过的白胡子爱德华·纽盖特的震震果实能力,但是哪怕是号称足以毁灭世界的震震果实,也做不到这么声势浩大的海啸攻击吧!

    如果不是知道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吃下去可以直接操控大海的果实,香克斯甚至认为面前的男人可能吃掉了海海果实!

    在毫无还手能力的情况下,香克斯被海鸣胖揍了一顿,随后就变成了拉基·路等人苏醒后看到的猪头模样了。

    船舱之中,朱竹清坐在海鸣的身边,怡然自得的看着一本海贼王世界的书籍,里面记载的信息让朱竹清十分感兴趣。

    “这个世界,竟然有着恶魔果实这种能让人随意获得特殊力量的道具?”

    朱竹清感觉不可思议,要知道,恶魔果实的效果堪比可以进化的魂环魂骨。

    但是可进化的魂环魂骨无比珍惜先不谈,光是吸收魂环魂骨就要承受住魂力的冲击,一但失败很有可能丧命。

    而这恶魔果实,除了不能吃第二枚还有会被大海所厌弃之外,没有任何的副作用了!

    “怎么,你想见识见识恶魔果实?”

    海鸣挑了挑眉,说实话,他不太看得上恶魔果实。

    可能有些果实能力很奇特,甚至涉及到因果律。

    但是面对强者的时候,因果是无法被弱者所掌控的。

    比方说在德雷斯罗萨无比重要的砂糖,她的恶魔果实是能将人变成被世界遗忘的玩具,只不过以她的实力别说将海鸣变成玩具了,哪怕是现在的香克斯,她都没有办法做到。

    “如果能祛除其中的缺点的话,作为给徒弟们的礼物倒是也不错。”

    朱竹清倒是没有想那么多,没有所谓的大海与海楼石的弱点的话,恶魔果实是真的可以作为很奇特的伴手礼的。

    “这样啊,我研究一下吧。”

    海鸣耸了耸肩,他的实力为创世神,但是他的神位却是海神。

    被大海所厌弃的恶魔果实在他的手中,兴许真的能祛除那些杂质也说不定。

    “喂,香克斯,你们船上有没有恶魔果实啊。”

    海鸣对着外面擦地板的香克斯喊了一句,因为香克斯之前的反抗,海鸣惩罚他们去擦地板。

    这也只是一点小小的恶趣味,香克斯的人格魅力还是相当不错的,至少从他敢为了自己的船员对着根本不可能战胜的海鸣拔剑,这一点让海鸣无比的欣赏。

    “恶魔果实?你要吃恶魔果实?”

    香克斯狐疑的走了过来,他盯着海鸣,仿佛很诧异海鸣的话一般。

    “不是,只是研究研究。”

    海鸣摇了摇头,他是知道的,香克斯的船上至少有一枚橡胶果实才对。

    经过之前的询问,海鸣知道了香克斯等人还没有去过风车村,而他们这一次的目的地是东海,所以说香克斯丢掉一条胳膊的闹剧应该就是在不久的未来发生的。

    “恶魔果实倒是有一枚,不过只是很普通的超人系橡胶果实。不过说起来,这枚果实还是我们从CP的手里面抢来的,也不知道他们那么大张旗鼓运送这枚果实的原因。”

    香克斯耸了耸肩,随后让人从船舱里面将恶魔果实拿了出来。

    看着手中那遍布螺旋花纹的紫色果实,哪怕海鸣再看不起恶魔果实,也不由心情激动了一下下。

    这可是童年经典啊!

    好吧,他的童年经典可能有点多。

    “怎么样,感觉到什么了吗?”

    朱竹清用手指轻轻的触碰了一下橡胶果实,这枚果实外表有一点硬,没有一丝一毫的味道传出来。

    “嗯,感觉到了,一股十分诡异的力量正盘旋在这果实之中。”

    海鸣将恶魔果实放在了一边,若有所思的用手指肚摩挲了一下下巴。

    这股诡异的力量无比的弱小,弱小到海鸣觉得他随时都可以将它从根源上消灭。

    但是奇怪的点又来了,从这果实之中,他没有感觉到任何让他厌弃的能量。

    现在他已经能掌控一小部分的大海了,按理来说被大海所厌弃,也理应被他所厌弃啊,但是他没有在恶魔果实之中感受到任何让他讨厌的气息。

    听到海鸣的回答,朱竹清也只能摊了摊手,比起海鸣感知到了诡异的气息,她甚至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也许,是服用了恶魔果实的人变异了吧。”

    想来想去,海鸣觉得也只有这么一种可能性了。

    随后他就摇了摇头,眼神中闪过一丝可惜。

    这艘船上只有一枚恶魔果实,不适合用来做实验,否则的话让人将恶魔果实吃下去,兴许能研究出为什么能力者被大海所厌弃了。

    “说起来,这个世界的世界本源,会不会就存在那个所谓的最终之岛上?亦或者是那所谓的三大古代兵器?”

    海鸣再度摩挲了一下下巴,虽然不依靠世界本源令牌他也能掌控百分之八十的世界,但是没有掌控世界本源令牌,终究没有办法将这个世界融入到魔武世界中去。

    和朱竹清聊聊天,随后又钓了钓海王类之后,没过两三天他们就离开了无风带,正式进入了传闻中最为平和的东海!

    轰!

    “这就是所谓最为和平的东海?我们离开无风带恐怕还没有十分钟吧!”

    一艘悬挂着海贼旗帜的船只缓缓的沉入海中,海鸣扭过头,看着一旁目瞪口呆的贝克曼调侃道。

    刚出无风带,一艘海贼船就仿佛不怕死一般冲了过来,哪怕隔着那么远,海鸣都能看到那艘海贼船上的海贼癫狂的面容。

    为了避免香克斯等人打扫了好几天才打扫干净的海贼船受到污染,海鸣随手一记破坏死光直接将那艘体型不亚于雷德福斯号的海贼船从中央切开了。

    这种破坏力,哪怕是贝克曼都感觉到无比的震惊。

    “大人,如果不是知道黄猿没有死的话,我都以为您是闪闪果实能力者了。”

    贝克曼点燃一根香烟,幽幽的吐出一个烟圈。

    刚才那一招,特别像海军三大将之一的黄猿的必杀,镭射光束。

    只是,黄猿的是镭射光束,而海鸣的,则是镭射光炮!

    忽略了这个小小的事件之后,一行人很是随意的穿过了东海,停留在了哥亚王国的海岸线边上。

    “耶稣布,你真的不要回去看看你的儿子吗?”

    拉基·路咬着鸡腿,颇有些好奇的看着一旁的耶稣布。

    自从耶稣布上船,好像就从没有看到他回去过吧。

    “放心好了,我的儿子肯定会成为一名伟大的海上战士的,我作为父亲可不能给他留下恋家的印象啊!”

    耶稣布摆出了一幅英勇的好男儿姿态,但是还不等他的姿势摆上两秒钟,一只脚就直接将他踹到了一边。

    “抛妻弃子出海当海贼,如果我是这个世界的安保的话,我会直接将你切了丢进海里喂海王类。”

    海鸣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倒在一边的耶稣布,这家伙是真的没良心,自家老婆那么贤惠,自家儿子那么崇拜他这个父亲,结果他抛下了儿子和老婆跟着香克斯走了,在他老婆死之前都没能再见这个不负责任的丈夫一眼。

    说实话,海鸣不是很理解这个世界人的思想,出海有什么好的,生死都不由自己。

    哪怕真的成为了所谓的海上战士,是能给家里带去一个贝利的收入还是能怎么滴。

    耶稣布如果留在家里面,那么未来乌索普也不可能成为那个大话王,他很有可能认认真真的和耶稣布学习狙击技巧,然后获得足够的资产之后迎娶心中的白月光可雅,成就一段完美的人生。

    为了一个虚名连家都不要了,这狗屁海上战士不当也罢!

    “耶稣布,大人说的不错,你还是回去看一看吧。”贝克曼走了下来,他丢给耶稣布一个袋子,里面装满了金币。

    其实他也是这个想法,船上除了耶稣布之外全部都是单身狗,也就耶稣布是抛妻弃子上的船,偶尔在晚上看到耶稣布望着月亮怀念儿子和老婆的时候,贝克曼都很想劝他回去一趟。

    从小了讲,作为兄弟,他真的很不希望自己的伙伴心有悲伤。

    往大了说,作为同伴,他不想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一个心里有挂念的狙击手!

    “可是,我这么走了的话,你们······”

    耶稣布欲言又止,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挣扎,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哥亚王国距离耶稣布的家乡西罗布村其实不远,乘坐小船日夜赶路的话,至多不过三天就能一个来回了,但是现在船上的情况不太明朗,他害怕自己这么一走,未来就再也见不到香克斯他们了。

    “放心好了,我还没有想要了你们命的想法。”

    海鸣轻笑一声,转过身朝着不远处的村子走去。

    他没有出声干涉,但是雷德福斯号却依旧来到了大名鼎鼎的风车村,这只能感慨命运的指针永远都只会停留在它应该在的地方。

    看到有海贼到来,风车村不少的村民都自发的结队赶了过来,他们的手中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有菜刀,镰刀,锄头,甚至还有人拿着烧火棍的。

    看着他们那同仇敌忾的神情,海鸣搂着朱竹清站在了一边,看着香克斯怎么表演让这些村民仿写戒备的。

    在海鸣那颇有玩味的神情之中,香克斯展现出了他那超高的人格魅力,活生生的让风车村的人将他自己与一般的海贼区分开来,不说笑脸相迎,至少不会再拿着刀枪棍棒对着红发海贼团的人了。

    “怎么样,到目的地了,你找到你下一个弟子的人选了吗?”

    朱竹清拉了拉海鸣的衣服,这个世界算是他们寻找到气运之子花费时间最长的了吧。

    斗气世界只花了没两个星期就找到了萧炎,精灵世界和圣魔大陆更是立刻就遇到了小智以及龙皓晨。

    偏偏这个小世界,他们花费了一个多月在海上航行!

    “放心,这不来了吗?”

    海鸣嘴角努了努,示意朱竹清看向人群的背后。

    一个小鬼头,正在龇牙咧嘴的朝着人群中央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