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读小说 » 女频频道 » 凶案追击 » 第四十章 尘埃落定【正文完】

第四十章 尘埃落定【正文完】

    

    【感谢玩儿恋,自由滑,拔丝金条,无辜草草,费费猫,书虫书中,尐寳寳児以及无v古滴月票!】

    戴煦来到刑警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临近下班的时间,外面的天色已经微微有些暗了下来,戴煦走进来的时候,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硬是没有第一时间意识到来人就是那个应该在家里面“关禁闭”的戴煦。

    可能是因为穿着打扮差异比较明显吧,不同于平日里的休闲和随意,今天戴煦身上穿了一件灰黑色的商务风衣,衣襟敞开着,露出里面的暗条纹衬衫,衬衫的领口没有全部扣上,显得比较随意,下身的西裤和油亮的皮鞋,再加上他脸上的墨镜还有肩上的背包,乍看起来倒像是一个刚刚结束了工作的商务人士模样,和平日里看起来风格迥异,如果不是像他那么高大魁梧的人也并不是满大街到处可见,换成普通身材的话,恐怕谁也不大可能第一眼看过去就把眼前这幅打扮的这个男人,和平日里穿着宽松多兜裤和休闲外套,胡子拉碴的戴煦联想在一起。

    所以当办公室里的人意识到来人是戴煦的时候,一个个的都感到十分惊讶,不过到底是惊讶于他突然之间跑过来,还是惊讶于他的这一身与平日里风格迥异的打扮,这就不得而知了,也或者两者兼有之。

    戴煦走进办公室,摘下眼镜,对大家摆摆手,笑着打招呼:“都忙着呐?”

    方圆几乎是从椅子上一下子蹦了起来,几步跑到戴煦面前,有些担忧的拉了拉他的胳膊,问:“你怎么跑来了?杨队知道你跑来的事儿么?”

    “原来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了,”戴煦笑着对她说,顺便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你看。我今天这身打扮,你们看到了都觉得眼生,外面又是这个时间段了,我特意没有开车。坐出租车过来的,估计没那么容易被人发现。”

    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容易被人发现方圆也不知道,不过既然戴煦来都来了,看样子在过来之前还特意先去找过了杨成,杨成没有打发他回家去。还让他过来办公室这边,估计是两个人已经沟通过了,戴煦是有什么事情特意跑来的。

    “怎么回事儿啊老戴!”唐弘业这个时候也迎了过来,他刚刚结束了自己的培训任务,返回到公安局来,一回来就听说了这么大的一个爆炸新闻,得知戴煦差一点点就蒙受了不白之冤,也是惊讶的不得了,现在一见戴煦,赶忙过来询问情况。表示一下关心,“这怎么我就不在家这么几天,还出来这么大的事儿呢!我才刚听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那个向文彦也太不是个东西了!简直就是魔鬼!”

    戴煦看唐弘业比自己还要更激动,拍了拍他的肩膀,倒好像是对方比自己更需要人安慰似的,然后对他说:“我也是在家里琢磨了好几天,终于琢磨出了一点点门道,所以就干脆自己跑过来,打算跟你们商量一下具体的办法。”

    一听说戴煦已经有了想法。大家也都很好奇,这件事到了眼下的这个地步,戴煦的清白其实所有人心里面都是有了共识的,作为这件事的当事人。戴煦不管是参与还是不参与到调查行动当中来,似乎都说得过去,眼下关于要怎么样引蛇出D的问题又恰好卡住了,戴煦本人要是有什么好的想法,倒也不错。

    “眼下的进展,我大致也了解的差不多了。”戴煦走到桌边坐下来,不急不忙的对其他人说,“我觉得想要引向文彦出来,你们需要一个最有效的诱饵。”

    说着,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微笑着看了看其他人的反应。

    几乎所有人的反应都是一愣,之后才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变化,一种是一脸的怀疑,认为戴煦的这个想法不太合适或者不太可行,还有一种则是持观望态度,比较期待戴煦把他具体的打算给说出来,然后再做决定。

    “你什么意思?”方圆有些警惕的看着戴煦,生怕他想出什么冒险的主意。

    “向文彦是逃狱出来报仇的,肯定是特别的小心提防,不会那么容易就上钩的,如果被他发现咱们试图把他引出来,搞不好反而要功亏一篑,风险比较大,所以要么按兵不动,要么就得一击制胜,没有第二次的机会。”戴煦收起方才笑眯眯的模样,一本正经的对包括方圆在内的其他人说,“这就意味着,用什么样的诱饵,什么样的做法来引他出现,至关重要,不能有一点马虎。这几天我在家里面也考虑了很多,这件事除了要考虑这一次杨志远案件的情况之外,还得综合考虑向文彦的性格和心里面最迫切的愿望是什么。”

    “他心里面最迫切的愿望不就是想要嫁祸你么?”唐弘业说。

    戴煦点点头:“所以说,我才是那个用来做诱饵的最佳选择。向文彦如果只是单纯的想要逃避法律的惩罚,费了那么大的气力外逃之后携带着几十万的钱款,完全可以改头换面,一走了之,想要抓住他也未必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他完全没有必要冒着那么大的风险继续逗留在a市,更不要说还要指定这样的一个计划,想方设法的暗中接近杨志远,获取我的指纹信息,鼓动杨志远跟我见面,拍摄视频作为日后栽赃的重要证据,最后还得动手把杨志远给杀害掉。他做这些的时候,每一项都是在给自己增加暴露的风险,但是他还是一步一步的完成了,这就说明对于他来说,比起顺利的逃狱,他更希望看到我一头栽进他挖好的这个坑,看到他的计划顺利的实施,我被当做是杀人真凶,绳之以法,面对审判。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也要设计栽赃我,说明他对我的恨意是非常深的,所以我们可以利用这点。”

    方圆听他这么说,心里面有点不太踏实,开口问:“怎么利用?”

    “他最希望的就是看到我蒙受这种不白之冤不是么,所以如果看不到。他就会特别的不甘心,甚至比原本更加的仇恨我,他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就是为了报复我抓他入狱的那件事。假如他的报复没有达成自己想要的效果,他一定不会甘心,但是短时间之内再制定一个新的计划恐怕也不太现实,那么想要报复我,就必然需要自己亲自来处理。一时半刻也找不到新的替死鬼了。”戴煦说,“所以我觉得,原本让我假装还没有被洗脱嫌疑,按兵不动的办法恐怕行不通,咱们按兵不动,他也按兵不动,但是咱们跟他耗不起,也没有掌握住他的行踪,所以还不如干脆化被动为主动,转低调为高调。这样比较容易激怒向文彦,因他现身。”

    “我不同意,”方圆一听戴煦说完,第一件事就是表示反对,“太冒险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我倒是觉得可行。”汤力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唐弘业想了想,也点点头:“是啊,老戴这体格,这身手。只要多加点小心,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注意一些就行了,用老戴做诱饵。确实事半功倍。”

    “这件事杨队也是支持的,具体要怎么做,咱们当然也还得好好的考虑考虑,”戴煦说完,看了看方圆,又补充了一句。“这件事,要成功,不要成仁。”

    方圆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反对的话,其实她心里面很清楚,戴煦说的是对的,从向文彦的角度出发,没有比戴煦本人更好的诱饵了,只有让他觉得自己苦心策划的栽赃Y谋全盘落空,戴煦毫发无损,才有可能让他恼羞成怒,甚至萌生出想要最后一搏的那种念头。只是这件事如果是事不关己的状态,她可以很客观的表示支持,但现在涉及到了戴煦,自己的男朋友,感觉就不太一样了,会觉得特别的不踏实,却又无能为力。

    接下来自然就是一番部署,出于安全考虑,方圆在戴煦的要求下,不得不暂时搬到贺宁租的那个房子里面去,和贺宁住在一起,不仅如此,除了在公安局内部有什么工作两个人还照常在一起处理之外,只要涉及到外出,戴煦就必然会丢下方圆,一个人单独行动,不管方圆怎么反对都无济于事,包括其他人也都支持戴煦这样的做法,他们的理由是谁也不知道向文彦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狗急跳墙的现身出来,谁也不知道他到时候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多一个方圆在旁边,就多一份风险,甚至有可能给了向文彦以方圆为筹码来威胁戴煦的可能性。

    方圆不得不承认这些考虑也是具有一定道理的,所以尽管心里面特别不踏实,她也还是非常配合的住到了贺宁那边,平时结束工作之后也跟贺宁一起同出同入,甚至时常还会需要汤力或者唐弘业来充当一下护花使者,在下班晚了的时候送她们两个人回家,确保她们两个人的安全。

    而另一方面,戴煦自从计划制定好了之后,就一反常态,不仅不再继续躲躲藏藏的窝在家里面“关禁闭”,重新回到了公安局上班,并且还表现的比较高调,一副沉冤得雪,所以神清气爽,心情大好的模样,在最初的一周内,光是呼朋唤友在下班之后到附近去聚餐庆祝就有两三次,最近除了杨志远的那个案子之外,刑警队里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重要案子需要戴煦负责,所以戴煦也显得很清闲,只需要做一些辅助工作,这里走走,那里跑跑,帮忙收集信息,很多时候都俨然变成了刑警队里的第二个汤力,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独行侠。

    这样的日子一晃就过去了快两周,还是什么动静也没有,方圆的心里面开始有些七上八下的,别人也有些心里没底起来,不过不同的是,其他人似乎更加担心的是向文彦会不会放弃了原本的计划,悄悄的远走高飞了,而方圆却并不觉得向文彦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否则他可能就不会这么大费周章的设计陷害戴煦了,她更加担心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的警惕感都在慢慢的下降,原本紧绷的神经也会慢慢的松弛下来,到那个时候,真的有什么突发事件,风险可就大了。

    她也把自己的担忧对戴煦说过。戴煦对此也只是笑了笑,揉揉她的脑袋,轻轻的抱了抱她,毕竟最近因为这件事。他们私下里在一起的时间也并不算很多,而在单位里面行为举止终究还是要适度的。

    “没事,你放心,我一定会时时刻刻都很小心的。”戴煦对方圆说,一半是安慰她。一半也是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都已经等了这么久,我估计向文彦肯定也快要按捺不住了,他那种人,不会放弃报复我,但是也一定不会想要鱼死网破,两败俱伤,我估计他短时间之内没有找到一个能够置我于死地的同时,还可以保证自己全身而退的方法,所以才耽误了这么久。等他找到了退而求其次的办法就会出手了。”

    事实证明,戴煦对向文彦这个老对手的了解还是比较充分的,就在他对方圆说完这一番话之后还不到三天的一个晚上,终于有事情发生了。

    方圆照例是住在贺宁家的,突然接到电话通知她回局里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午夜时分,她和贺宁都已经准备休息了,电话是唐弘业打过来的,说向文彦已经抓到了,方圆一听这个消息,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第一句话就是问:“戴煦呢?”

    “你放心吧,戴煦好得很,就是……啊,也没什么。我估计你会不放心,肯定也想第一时间知道怎么回事儿,毕竟这次有涉及到你的那个追求者,有涉及到戴煦,所以就给你打了个电话,戴煦都不知道这事儿呢。你看看是我过去接你,还是怎么样?”唐弘业回答说。

    “不用你来接了,我这就打车过去!”方圆哪里还有那个闲心在家里等着唐弘业过来接自己,她只想以最快的时间到达公安局,以最直观的方式了解情况。

    方圆的运气还算不错,急急忙忙换好了衣服跑到楼下,刚好就有一辆经过的出租车,原本贺宁也打算跟着方圆一起去的,但是方圆知道这一折腾估计后半夜就都别指望休息了,这件事原本就与贺宁关系不大,没有必要拖着她一起熬夜挨累,所以就没有要她陪同,婉言谢绝了她的一番好意。

    从贺宁家到公安局的距离不算远,再加上到了半夜里头,道路上的车也很少了,所以一路畅通,没一会儿就到了公安局,原本以为自己得去楼上才能找到戴煦他们,没曾想居然在公安局楼门口就遇到了也刚刚下出租车的戴煦。

    “你怎么来了?”

    “你这是从哪儿来?”

    两个人一看到对方,就不约而同的开口询问起来,都显得有些惊讶。

    “我知道向文彦落网了,所以过来看看情况,你是怎么回事?”方圆问。

    戴煦笑了笑,笑得略微有点心虚似的,他一只手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腰间,对方圆说:“我也没什么事儿,就是躲闪不及,被向文彦手里的刀划了一下,皮外伤,去医院缝了几针,已经没事儿了,所以就回来看看这边怎么样了。”

    “啊?受伤了?我看看!”方圆一听说戴煦受了伤,顿时有点慌了。

    戴煦赶忙拉住她的手,免得她一着急直接就伸手去掀自己的衣襟:“真的没事,如果有什么大事,你觉得他们会放心让我自己一个人去医院缝针么?真的就只是皮外伤而已,缝完针之后现在已经包起来了,回头去换药的时候让你看。”

    方圆点点头,如果是平时她可能还有点不好意思,可是眼下她从没有那样的想法,只想确保戴煦平安无事,既然皮外伤的事情可以暂时放一放,那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弄清楚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来龙去脉了:“向文彦居然那么大胆子,拿刀是附近埋伏你么?”

    “没有,”戴煦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我就不给你口述了,今天白天我出去办事的时候,就发现了有一辆车经常在我周围出现,黑色跑车,车窗玻璃上有镜面贴膜,看不到车里面人的模样,但是肯定是很反常的,所以我就通知了队里面的同事,他们就轮番开便车跟在我周围,留意我的情况,也盯着那辆黑色轿车。开车的同事随身都佩戴了执法记录仪,所以今天晚上的情况都已经拍摄下来了,我带你上去看一看,你一看就知道了。我讲也未必讲的那么清楚。”

    方圆赶忙答应,她心里面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戴煦腰间有伤口,就算他说是皮外伤,方圆也不忍心拉着他走得太快。只好强忍着放慢了脚步,好在戴煦从来也不是娇气的人,皮实得很,上楼的速度和平日里也差不多,没有耽误什么时间,两个人回到了办公室,戴煦找来了执法记录仪记录下来的录像画面,播放给方圆,方圆紧张兮兮的坐在电脑前,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似的。

    画面的光线比较暗一些。不过清晰程度倒也还算不错,因为是在车子里面拍摄的,所以只能从画面当中,透过车前挡风玻璃远远看到戴煦一个人走在路边的人行路上,旁边是一排建筑和一些落下来的商铺铁栅栏门,时间是晚上的十点多一点,看不出来具体是在什么地点,只能从马路上已经没有什么车子来往这一特点来判断应该不是什么主要的路段,路两边的行人也很少。

    在这辆车子前方不远处,戴煦后方一段距离的位置。还有另外一辆车,也不急不忙的慢慢在路边开着。方圆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里面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事实证明,她的预感是正确的。就在她屏住呼吸等着看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不远处那辆黑色轿车忽然之间轰然加速,并且车头忽然变了方向,直直的朝着在旁边行人路上走着的戴煦就冲了过去,方圆看到这一幕,尽管心里面清楚这都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现在戴煦好端端的在自己旁边坐着,可还是因为太过于紧张,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并且还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没事,别紧张!”戴煦连忙拉了方圆一把,轻声的安抚了她一句。

    方圆赶忙坐下来,目不转睛的等着看接下来的事情。

    幸亏那是一辆黑色的跑车,虽然冲着戴煦冲过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开车灯,但车子的声音还是惊动了正在走路的戴煦,他迅速的回过头来,正好看到了直冲着他冲过去的那辆车,然后敏捷的朝旁边闪开去,那辆车子因为速度很快,来不及刹住,甚至来不及调转方向,于是直直的装上了旁边楼的那面墙。

    接下来,画面发生了剧烈的抖动,原本在那辆车子突然冲向戴煦的时候,事情发生的太快了,跟随的同事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现在回过神来便立刻停车跑过去支援了,镜头晃动的十分厉害,可以看出他们跑的也很快。

    等画面稍微平静下来一点之后,方圆从画面中可以看出,那辆黑色跑车撞在了墙上之后,似乎便不能发动了,很快驾驶位置的车门打开了,一个人从车上下来,他似乎也意识到后面还有人追上来,拔腿就跑,戴煦也立刻对其加以阻拦,两个人开始撕扯在一起,因为后面追上去的人在跑动中,画面一直有起伏,所以看不清楚,直到戴煦将那人制服,整个人面朝下按倒在地,后面的人也追到了跟前,才能够从画面当中看到那个人的身边还掉了一把看起来尖锐锋利的折叠刀,而那个趴在地上的人还试图负隅顽抗,挣扎中露出了半张面孔,因为距离比较近,即便是在那种光线下也可以看得比较清楚,正是整容之后的向文彦。

    “你就是被这把刀给划伤了么?”方圆暂停了视频,指了指画面中地上的那把刀,有一种恨得牙痒痒的感觉,如果可以,她恨不得冲过去打向文彦两巴掌。

    戴煦点点头:“是,他原本是想开车撞我,结果被我躲开了,车子撞在墙上坏了,不能发动,他没有办法按照原计划在撞人之后开车逃跑,所以只好下车跑路,我追上了他,他狗急跳墙,就突然亮出一把刀来,这事儿也怪我,我错误估计了他那把折叠刀的长度,要不然再往后多躲那么几公分,也就划不到我了。”

    方圆叹了口气,看了看戴煦的腰间,确定没有什么渗血的迹象,看他精神状态也很好,终于稍微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向文彦被抓捕归案了,这件事总算也可以落幕,接下来,恐怕他们还有必要亲自去面对一下这个可怕的魔鬼。

    等他们过去审讯室的时候。关于杨志远的那部分,向文彦已经供认不讳了,在第二次落网之后,他倒是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架势,没有像之前那一次那样胡搅蛮缠耍无赖。戴煦他们过去的时候。唐弘业刚好从里面出来,看到戴煦和方圆,对他们两个点了点头,把他们拉到一旁去,把目前向文彦交代出来的事情向他们做了一下介绍,这件事对戴煦和方圆的牵扯比较深,所以虽然他们是有必要和向文彦面对面的,但是毕竟不大方便让他们直接对向文彦进行审讯。

    “这小子估计也是知道,这一回被抓住是横竖没有活路了,所以就什么都没藏着掖着。问什么答什么,倒算是配合,就是死不悔改的态度啊,真是让人看了牙痒痒!”唐弘业对戴煦和方圆讲,“他那个堂弟向毅,也是个脑子短路的货色,自己不学无术成天混日子,好人不学,净打算学那种江湖人物,所以向文彦这种心狠手辣的杀人犯。在向毅的眼睛里居然就成了劫富济贫的英雄了!向文彦逃狱之后,联系上了向毅,向毅因为对这个远房堂哥比较崇拜,愿意帮他藏起来。藏在家里别墅之后,又被向文彦给连哄带骗,说自己手上反正也沾着人命,一个两个都没区别,向毅就起了坏心眼儿,想要给向文彦钱。让他帮自己做掉一个跟他是对头的人,向文彦假意答应了,所以向毅就分了几次取了钱给向文彦,留着他帮自己做掉那个对头之后跑路用,哪曾想其实他自己才是向文彦的目标。”

    “向文彦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对向毅起了杀心了么?”方圆问。

    唐弘业点点头:“差不多吧,他说一直就在考虑怎么才能光明正大的‘脱罪’,最好的办法就是死,当然了,他说的是假死,但是假死也需要一个替死鬼,之后他横看竖看都发现向毅跟自己身材比较相似,又是亲戚关系,所以就起了坏心眼儿,趁着向毅没防备,把他给勒死了,在房子很多地方留了自己的血迹和指纹,因为他之前有自残行为,所以有血也不会显得太奇怪,之后他把向毅的尸体淋上了汽油,确保能够燃烧的比较充分,之后的事情咱们就差不多推测出来了,他打扮成向毅的风格开车假装离开,再潜回去放火,之后去小美容院整容,收买小区保安,把车藏人家地下停车场里头,之后就开始打听咱们这边的情况,正好赶上杨志远当时在咱们这儿追方圆,闹得动静也挺大的,就这么被向文彦注意到了。”

    方圆心情有些复杂,她原本以为杨志远那么高调的死缠烂打,最倒霉的人就是被纠缠的自己,没有想到这件事却是把杨志远给陷入了那么大的危机,到最后连命都给丢掉了。

    “那他是怎么获取杨志远信任的呢?”戴煦有些好奇的问。

    唐弘业叹了一口气:“那个叫杨志远的也确实是有够没脑子的,被向文彦接触上之后,三说两说,杨志远就被人家牵着鼻子走了,被向文彦怂恿着一步一步按照向文彦的计划,找戴煦出去约谈挑衅,被向文彦从案发现场那屋拍了视频下来,之后就在他租的那个小房子里头把杨志远给弄死了,弄死之后为了造成是因为仇恨所有杀人的假象,他把杨志远的脸砸碎了,为了让别人觉得作案人有专业素质,反侦察意识强,所以打扫犯罪现场也特别的仔细,还故意留下了拓下来的戴煦指纹,又在客厅里踩了一串脚印,好把自己的存在伪装成报案人。这都跟咱们之前推测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出入,而且就像方圆之前怀疑的那样,为什么只有足迹,没有指纹,因为留下指纹他不就暴露身份了么,脸可以整容,改头换面,想要改一套指纹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戴煦的指纹,怎么搞到的?”方圆迫切的想知道到底向文彦是用什么样的手段获取到戴煦指纹的,是否和自己之前推测的一样。

    唐弘业听她这么问,也伸手对她竖了竖大拇指:“你之前还真弄对了,向文彦就是弄了个什么指纹膜那种东西,私下里偷偷的跟踪,拓了戴煦的指纹。”

    “唉,这种事,还真是防不胜防啊。”戴煦有些无奈的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抬胳膊的动作多少牵扯到了腰间的伤口。让他小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杨志远的事儿就差不多这样了,向文彦跟杨志远无冤无仇,就是觉得杨志远之前的行为可以让老戴嫌疑比较大,所以杨志远就成了那个倒霉蛋。把命都给丢了。”唐弘业摇摇头,对这样的事实也有些不知道如何评价才好,“你们俩打算去看看向文彦那边么?”

    “还是过去看看吧,就这么又一次栽到我手里,估计他心里面也不会太平静。”戴煦对唐弘业点点头。跟方圆一起跟着他一起到审讯时去。

    那边该问的基本上都问的差不多了,汤力还守着向文彦呆在那儿,改头换面之后的向文彦原本是略微有些显得颓然的坐在那里,一看到戴煦走进来,顿时就好像被打了一针兴奋【河蟹】剂似的,一下子坐了起来,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戴煦,一副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戴煦生吞活剥了的模样。

    向文彦虽然进行的都是一些微型整容手术,但是找那个合在一起。改变还是很大的,如果不是有之前的那一番调查,恐怕戴煦和方圆也不能够一眼就把面前的这个人和之前算是打过交道的向文彦联系在一起。

    向文彦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戴煦,半天才咬牙切齿的吐出一句话来:“算你狠,我两次都栽你手里头,真是不甘心。”

    “没有什么不甘心的,就你的所作所为,不栽我手里,也会栽到别人的手里,你觉得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么?触犯了法律。杀人害命,就必然要接受法律的惩罚。”戴煦的反应可就淡然多了,他身旁的方圆有些气愤的握起了拳头,戴煦轻轻的在下面捏了捏方圆紧握的拳头。示意她放松一下,继续对向文彦说,“事到如今,你都还没有正视过自己的所作所为么?你的两次落网,都是咎由自取,作茧自缚。如果从一开始你就没有那种扭曲的价值观,就不会有今天的结局了。”

    “我没有错,我错在哪里?凭什么所有的不顺心,所有的坎儿都得我一个人遇到?凭什么他们那些没有脑子的富二代就可以那么逍遥自在,想有什么有什么,想要什么要什么?凭什么我就得苦苦的碍着?好不容易给自己创造了一点扬名立万的机会,还被你给搅合了!凭什么?!”

    “就凭你从来没有踏踏实实的自己努力过,你羡慕或者嫉妒的不过是不劳而获罢了,又何必把自己说都好像是多么努力上进的青年一样呢。”戴煦有些嘲讽的看着面前的向文彦,“你可以恨我,但是归根结底,你的悲剧根源都在你自己的身上,假如说你没有作J犯科,违法犯罪,就算我对你有私仇,也不可能把你怎么样,所以如果你恨的话,就还是恨你自己吧。”

    向文彦的眼睛里闪烁着复杂的光,他恨恨的看着戴煦,忽然把视线转移到了戴煦身旁的方圆身上,忽然裂开嘴,有些邪邪的笑了出来。

    “其实我错了,我确实错了,我从一开始就搞错了方向。”向文彦把方圆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之后,又把视线转移回到了戴煦身上,“其实我想要报复你,何必针对你本人呢,我真是太蠢了,与其让你进监狱,我倒不如把这女的给弄死,就算我一样得进去,你也还是会一辈子都生活在痛苦里面,这才是我想要的结果呢,可惜了,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让这女的死之前也痛快痛快!”

    砰!汤力面色难看的一拳敲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你胡说什么呢!”

    向文彦的意思是什么,在场的人都听得明白,然而戴煦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激动情绪,只是看着向文彦,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你不要再负隅顽抗了,不管你把话说的再怎么狠毒,再怎么下【河蟹】流,都改变不了你现在有心无力的事实,而且就算你之前有那个脑子,有那个机会,我也照样有能力让你实现不了。所以不要妄想在这种时候激怒我,然后在上法院的时候搞出什么刑【河蟹】讯*【河蟹】供的戏码,不管你相貌变化多大,指纹和dna是骗不了人的。”

    向文彦没想到自己最后的小算盘也被戴煦看穿了,顿时变了脸色,看向他们的眼神就更加的Y郁了。

    “走吧,咱们不在这儿陪他了,免得让他以为自己还是什么了不起的角色似的!”戴煦轻蔑的扫了一眼向文彦,轻轻揽着方圆的肩让她跟着自己一起出去。

    方圆点点头,跟着戴煦一起离开了审讯室,回到办公室里面坐下来休息一下,戴煦毕竟也是刚刚缝完针,方圆也怕他太辛苦。

    “我说……”回到办公室,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方圆忽然扭头看看戴煦,开口对他说。

    戴煦也猛地回过神来,不等方圆把话说下去,便对她说:“你放心,那种事我绝对不会允许发生在你身上的。”

    方圆一愣,随即才意识到,别看方才他表现的很淡定,实际上心里面还是被向文彦的话给说的有些心有余悸了,于是她对戴煦笑了,点点头,很认真很郑重的说:“我知道,有你在就什么事都不会有,我一点也不担心。”

    戴煦也明白过来,很显然方圆并不是想和自己说这个,于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咧嘴笑了。

    “我是想问你,这回向文彦的事情了结了,你的嫌疑都洗脱了,而且还受了点伤,应该跟杨队说一声,给你批几天休假。”方圆对戴煦说了她想说的事情。

    “嗯,我也有这样的想法,我还打算请杨队给你也放几天假。”戴煦点点头。

    “我?为什么?我前阵子刚刚被迫放了好几天呢。”方圆有些茫然的问。

    “我打算趁着重获清白的这个好机会,带着你回家认认门儿。”戴煦说,同时还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方圆,“在这样的一个时候,你不会拒绝我吧?”

    方圆微微红了脸,点点头:“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我就陪你回去一趟吧。”

    【正文完】

    【因为预产期临近的缘故,小莫随时可能准备卸货了,不想在卸货之前还留个小尾巴,让大家苦苦的等着我回来填坑,所以决定紧凑完本,以往的五本书,都是前一本还没等正式完本,就已经提前挖好了新坑,这一次因为娃的缘故,看样子只能破例一次了。这本书如果大家有什么意犹未尽的部分,给我留言,等小莫卸货归来,再战江湖的时候,咱们新书里面写番外满足大家,就这么说定了吧。提前预告一下,新书还是这张地图,是关于汤力和贺宁的故事,不会让大家太久等的,所以一定要乖乖的等着我回来哦!我们不见不散!爱你们,么么!】